煙雨紅塵 > 都市小說 > 我的冰山美女董事長 > 46.第46章 一群狗
    以后每天兩更,如果花花做不到,就在群里發紅包懲戒自己,兄弟們監督花花。

    …………………………………………

    在江海市,有兩大酒店眾人皆知,一為君豪,二為唐都。

    今日的唐都酒店,謝絕迎客,只因唐都太子高峰要在這兒舉辦酒會。

    大手筆,闊少的標準土豪手段。

    甚至吸引來了本市幾家媒體,想來挖掘點新聞。

    酒店前燈光閃爍,星光熠熠。

    江海市無數青年俊杰從豪車中風度翩翩走下,自傲的踩在紅毯上,氣度不凡。

    紅毯盡頭,一位身穿西裝,舉手不凡的帥氣青年,臉上掛著笑,和來賓寒暄握手。

    此人外表里透著一點儒雅,但如仔細看,卻不難發現,身上流露著說不出的傲氣。

    他便是高峰,六年前,被楊磊捅了一刀的高峰。

    在高峰的旁邊,站著一位身材妖嬈,性感火辣,穿著低胸裙的美女。

    “李依依,你特么給老子露出個笑臉會死啊。”

    突然,高峰雙眸閃過一道陰狠,盯著身旁的女孩兒,猙獰道。

    叫李依依的女孩兒,倔強的扭頭看著高峰,提起勇氣道:

    “你說了這是場同學聚會,為什么會變成名利場?

    你邀請這么多豪門子弟,有何目的?”

    高峰萬萬沒想到,這個平日里性子柔軟的女人,敢質問他。

    “老子要羞辱楊磊,怎么,你以為你能阻止得了。”

    高峰惡毒的笑了一聲。

    李依依單薄的嬌軀明顯顫抖了下,凄美的臉蛋上泛起一絲恨意。

    “你永遠不如他。”李依依嘲諷的冷笑一句。

    “賤人~”高峰怒不可歇,咬牙切齒,怒目而視兇狠道。

    “高峰,好大排場啊,想必這位就是嫂子了吧。”

    陳家豪色瞇瞇的打量了一番李依依性感的身體,笑道。

    高峰心里把陳家豪祖宗十八輩都問候了一邊,卻笑嘻嘻的點了點頭,熱情招呼道:

    “今天來了不少美女,你還是趕緊進去物色吧。”

    陳家豪兩眼卻舍不得從李依依身上移開,笑呵呵道:

    “高峰,我那輛蘭博基尼,可特么是因為你的慫恿才廢的,你得補償我。”

    噗!

    高峰額頭冒出一條黑線,嘴角抽了幾抽,這王八蛋真特么哪壺不開提哪壺。

    他可不想讓李依依知道,陳家豪去找過楊磊的麻煩。

    “酒會過后,我讓人把錢給你送去。”高峰大氣的擺擺手,急忙把陳家豪拽到了身后。

    “噢對了,唐大少來不了啦,昨個他被楊磊給揍的半死。”陳家豪轉頭嘿嘿笑著補了句。

    馬勒戈壁的,高峰罵了一句,唐煥龍被打,早已傳遍他們的這個圈了。

    這個王八蛋,就特么故意的,說給李依依聽的。

    果不其然,李依依疑問的眸光落在了高峰的身上,問道:

    “他怎么認識楊磊?楊磊怎么會打唐家少爺?”

    “閉嘴!”高峰陰毒的瞪著李依依,低吼道:

    “李依依,你特么給老子記清了,你是老子的女人。

    再讓我察覺你對姓楊的舊情未了,別怪老子心狠手辣。”

    李依依美眸里泛起一層水霧,緊咬嘴唇。

    “高峰,你玩的什么花樣,這是哪門子高中同學聚餐。”

    張廷東走了過來,先是神色復雜的看了一眼李依依,隨之臉色陰沉的問道。

    “東子,我這不是想提高下聚會的逼格,好讓咱們班同學多認識幾個有頭有臉的人嘛。”

    高峰滿臉堆笑的解釋了一句,心里卻罵張廷東不是個東西。

    一個屁珠寶商的兒子,身家千萬,也配在他面前吆五喝六。

    要不是看在同學的面子上,高峰很早就不爽張廷東了。

    “班長,你弄得場面好大啊。”

    五六個青年結伴走了過來,滿臉的討好,阿諛奉承道。

    高峰頓覺臉上有光,哈哈笑著擺了擺手,道:

    “咱們難得聚一回,衛老師都要來,自然要隆重點。”

    幾人都是似笑非笑的噢了一聲,其中一個叫侯坤的笑道:

    “聽說楊磊也要來,不知道是真是假。”

    “他來了,那就有好戲看嘍,當年他和衛老師的師生戀可是轟動一時啊。”叫楊明的青年一副看好戲的姿態。

    “嘖嘖,今天沒白來。不過真不曉得衛老師怎么會看上楊磊那樣的貨色,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叫趙浩的青年譏諷道。

    特么的,這幫狗雜碎,張廷東憤怒的盯著幾人,吼了一聲:

    “你們幾個說夠了沒有,楊磊再不濟,也比幾門幾個強。”

    “幾個忘恩負義的人,當年外班的班霸找你們麻煩時,哪一次不是楊磊站出來幫的你們。”

    又一個人站到了來到了張廷東的一旁,一臉的怒色。

    “呵呵,我倒忘了,張冠霖,張廷東,你們兩個是楊磊的狗。”叫王明亮的青年玩味的冷諷道。

    哈哈~

    幾個人皆是笑了起來,一臉的不屑。

    張廷東和張冠霖兩人都是楊磊在高中時的死黨,羞辱他倆,對于高峰來說,等同于打楊磊的臉。

    “王明亮,你嘴里吃~屎了吧。”張冠霖握著拳頭,臉色鐵青的怒吼一句。

    一時間,氣氛有點劍拔弩張了。

    侯坤,楊明幾人都是摩拳擦掌,一副準備干架的樣子。

    張廷東也火冒三丈,怒瞪幾人。

    王明亮絲毫不怕,冷笑道:

    “張冠霖,你當年從我身邊把暢情搶走,老子還特么沒跟你算賬那。

    怎么,幾年不見,你翅膀硬了,敢在老子面前叫囂了。”

    好歹邀請了不少有身份的人,高峰不希望楊磊還沒來,這幾人就搶了風頭,那樣就不好了。

    “大家都是老同學,別因為一個楊磊,傷了和氣,不值當。”

    高峰急忙站出來,和稀泥道。

    “高峰,你不是什么好東西。磊子和衛老師的事,你敢說不是你捅出去的。”

    張廷東脾氣火爆,陰著臉冷聲道。

    如果不是高峰背后搗鬼,楊磊和衛子蘇的師生情,絕不可能敗露,傳得沸沸揚揚。

    最終鬧得楊磊被開除,衛子蘇身敗名裂,不得不離開江海一高,從此銷聲匿跡。

    “張廷東,你不要血口噴人,嘴巴給老子放干凈點。”

    趙浩怒氣沖沖伸手指著張廷東,威嚇道:

    “班長那是為了全班的同學,你特么別不明是非。

    就楊磊那傻×,他也配得上衛老師?也不撒泡尿,照照他的樣子。”

    “哈哈~就是,他就是一賣肉夾饃的兒子,一癩蛤蟆。”侯坤嘲笑道。

    “哎,要不說衛老師瞎了眼,當時竟還站出來替楊磊說話那。”趙浩冷笑道。

    哈哈~

    周圍已經來了不少高中同學,都是鄙夷的笑了起來。

    “你們~一群白眼狼。”張冠霖怒吼道。

    “他們不配當狼,頂多是群長了勢利眼的狗~”

    忽然,一道充滿怒火,鄙視,不屑的嘲弄傳來。

    ps:花花感謝,Unétrange.,好兄弟的打賞,謝謝,恭喜你成為學徒。
北京pk10技巧 破解青海快3规律 环岛赛体育彩票官方网 股票推荐及行业分析 1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欢斗地主真钱版下载 多乐够级下载安装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11选五 groupon股票行情 热门牌类小游戏棋牌 喜乐彩票下载官网 理财小知识月收入2000元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多乐彩票官网 理财产品投哪个好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果 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