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都市小說 > 我的冰山美女董事長 > 171.第171章 不信
    方君蘭的義父是江海市市~委書~記,這是不是秘密的秘密。

    “曾叔叔怎么回復的,愿意幫忙嗎?”肖云扭頭,迫不及待的問道。

    她倒不是擔心楊磊,而是很想看看曾光茂敢不敢去惹省城的寒家。

    方君蘭臉色一黯,搖了搖頭,道:

    “義父還未回復,我也不好打電話打擾他。寒家畢竟是大勢力,一般人不敢去動它。”

    肖云扁了扁嘴,突然美眸冒出一道精光,驚喜道:

    “楊磊給你留的紙條上,不是寫了一個電話號碼嘛。

    肯定是位大人物,你直接打給他不就行了嗎。”

    方君蘭苦笑了一下,語氣怪怪的道:

    “楊磊留給我的,就是我義父的私人手機號碼。”

    “什么~”肖云驚訝的叫出了聲,下巴掉了一地,美眸爆瞪,一臉的難以置信。

    看著肖云震驚的樣子,方君蘭也是哭笑不得。

    “專心開車,別一驚一乍的。”方君蘭提醒了一句。

    “好奇嗎,這個混蛋怎么會和曾叔叔認識那?”

    肖云扁扁嘴,有點小可愛的說到。

    先前方君蘭認出紙條上的號碼時,心里的震撼一點也不比肖云的少。

    她也疑惑,楊磊怎么會和江海的一把手認識。

    或者,兩人壓根就沒交集,號碼只不過是楊磊的首長交給他的。

    讓他有麻煩時,去找曾叔叔。

    方君蘭,陳瑤這邊在煎熬的想辦法,楊磊已經被帶到了市公安局。

    下了車,楊磊臉上帶著一絲戲虐的冷笑,看向臉色陰沉的周平,道:

    “周副局,你可想好了,一旦我進了這棟樓,進了審訊室。

    到時你就是跪著求我出來,我都不出來。”

    威脅。

    赤裸裸的威脅。

    周平眼里閃過一絲陰險,陰笑道:

    “都死到臨頭了,還大言不慚。審問,有什么好審的。

    你殺人的證據確鑿,直接扔到勞教所里,等著法院提審吧。”

    楊磊聽后,瞳孔縮了縮,一道凌厲的殺氣從眼中射出。

    不審問,直接扔牢房?

    呵呵,還真有寒冰的。

    不過這樣更好,楊磊會讓牢房變得雞飛狗跳,讓周平悔青腸子。

    楊磊心里雖然怒火翻騰,但卻冷笑的瞪了一眼周平,冷哼一聲,嘲諷道:

    “周副局,你還真是寒家養的一條聽話的好狗呀。”

    周平最痛恨別人說他是寒家的走狗,雖然他的確是。

    楊磊這般說,無疑是激怒了周平,一張臉猙獰可怖,怒不可歇,陰狠道:

    “關到9號牢房,餓他個三天,看他還囂張的起來。”

    說完,周平眸子里閃過一絲陰毒,轉身上車,離開了。

    隨即,楊磊被特警和值班的刑警,直接帶到勞教所了。

    身上的西裝被扒掉,脫了個精光,做了全身的檢查。

    完了,換上了丑不拉幾的囚服。

    原本工作人員要給楊磊剃光頭的,不過被他一個殺人的眼神兒給嚇住了。

    麻痹的,他來勞教所就休個假,剃你馬勒戈壁的頭呀。

    這幫王八蛋,還真特么準備長期關押他那。

    ****的翻了天了。

    楊磊被一臉兇煞的管教推進了9號牢房里,一股難聞的味道撲鼻而來。

    但楊磊卻沒那么在意,在國外執行任務時,更惡劣的環境都碰見過。

    這尼瑪算個球呀。

    楊磊進了牢房,掃了一眼,這里住了八個人。

    三個小年輕,也就二十來歲,分別染著黃頭發,紅頭發,綠頭發,一看就是社會上的小流氓。

    估計因為調戲良家少婦,被逮了。

    三個青年,面相兇煞,肩膀上都紋著一條龍。

    不用說,是三個狠茬子,估計是打架斗毆搶劫進來的。

    剩下的兩個,一個人高馬大,肌肉發達,如鐵搭一般,渾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最后一個是中年男子,帶著眼睛,長的還挺斯文。

    但其實那?

    楊磊一眼就看出,他是這9號牢房的頭兒。

    睡在最好的位置,其他八個人都圍在他周圍,唯他馬首是瞻。

    和這八個人比起來,楊磊真的是小白臉一個。

    眉目清秀的,一看就是好欺負的那種。

    八個人相繼用不善的目光打量了一遍楊磊后,一個綠頭發的小年輕,站了起來,兇狠的瞪著楊磊,吼吼道:

    “新來的,傻站那兒看你麻痹的呀,規矩懂不?”

    有點意思。

    楊磊一臉怕怕的搖搖頭,有點木納的問道:

    “什么規矩?”

    喲,還真特么是個軟柿子呀,眾人都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綠頭發笑的歡暢了,冷笑一聲,傲氣十足道:

    “真特么是傻冬瓜一個,新人報道,過去蹲著,時間一天。

    馬桶,地板,都特么的你來擦,聽明白了沒有。”

    好吧,好吧~

    這就是新人的待遇。

    換做其他人,也許只有乖乖被欺負的份兒了。

    可楊磊他不是普通人。

    楊磊依舊憨厚的搖搖頭,傻傻的說到:

    “不明白,你們都有地方睡,為什么我沒有?

    還有,地板,馬桶,憑什么我擦呀?”

    噗~

    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兒看著傻不拉幾的楊磊,一臉的怪異,隨后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笑聲中,是譏諷,是嘲笑。

    “真傻小子一個,長的還行,就是腦子缺根筋,白瞎了那張臉了。”

    黃頭發小年輕大笑道。

    中年男子淡笑著看了一會兒,就覺得無趣,索性看起了手里的書。

    楊磊心里冷笑,我缺你妹呀,噢,還真是缺他妹呀。

    綠頭發小年輕笑了一陣后,臉色一冷,一臉兇狠的走了過來,伸手狠戳楊磊的胸膛,惡狠狠道:

    “傻子,你特么哪那么多為什么,這特么是規矩。

    滾過去老老實實的蹲著,再特么的問,信不信弄死你。”

    也許換做其他人,剛來這種地方,一定會被嚇倒。

    可,

    他們遇到的是楊磊,一個妖孽的男人。

    “不信。”楊磊仍舊一副憨憨的樣子,搖搖頭,氣死人不償命道。

    ps:花花感謝:秦風?無衣,愛,是一種態度ポ,2位好兄弟霸屏式打賞。也謝謝,抗戰二十年,Y-DRAGON,Forever√Printli°,奉獻給你,宏發,寂寞中的人,幾位好兄弟的打賞。

    花花謝謝花粉們給力的推薦票,書評,收藏。有你們,咱們的書一定可以晉級。

    這是第1更,花花盡量做到4更今天。
北京pk1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