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快穿之紅塵道 > 121八零美食の誘惑(20)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淑賢,你沒事吧?”

    大嬸有點擔憂的著白淑賢,心里猜想淑賢這樣子,是不是因為文耀在外面做了什么事?

    否則一向脾氣不錯的她,怎么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白淑賢是隔壁村的,嫁給一個在他們村落家的知青文耀后,勤懇的操持著一家人的生活。

    哪怕那個文耀整天不干活,她也不會說什么。

    每天下地,煮飯,養雞,還要供文耀每天吃好喝好。

    總之,他們村里的人,實際上都挺喜歡白淑賢的。

    白淑賢咬了咬唇,雖然悲劇已經開始發生,但是她的女兒如今還在她的肚子里,她的父母還沒因為她慘死,而文耀和那個女人,如今也還在進行地底下的來往。

    雖然不是最好的開始,但是,她已經知足了。

    她站起身,對著面前已經想不出名字的大嬸笑了笑“謝謝嬸兒,我這是睡糊涂做噩夢了,沒有嚇著嬸兒吧?”

    白淑賢長得很漂亮,光說容貌,她絕對是比妹妹白淑慧要好很多。

    雖然已經嫁了好幾年人了,也嘗盡了生活的磨難,皮膚不再像以前一樣富有光澤,但是底子在那里,此時笑起來的時候,整個就像一朵花一樣,讓面前的嬸子眼睛晃了晃。

    心道不愧是隔壁村的村花,明明已經過了這么多年的苦日子,這站起來的時候,還是那么好。

    “嬸子你等等。”白淑慧又進了屋,拿出兩個雞蛋,塞到她手上,“嬸子多謝你了。”

    “這怎么能行?又沒幫你什么。”

    “嬸子,你拿著吧。”白淑慧把雞蛋塞到她手上,就進了院子,關上院門后,她又有些脫力一般靠著門,滑坐在地上。

    有幫到。

    她摸到了她的手,粗糙但是有溫度。

    那溫度讓她知道,她是真的重新來過了。

    她嘴角微微一勾,眼淚止不住的往下落。

    她好久沒哭了。

    自從被賣到那個地方后,她就沒有哭過。

    因為她知道,哭沒有用的,只會讓那些惡人們得意。

    可是這會子,她卻忍不住了。

    老天爺,你終于開眼了。

    她在殺了那么多人之后,已經做好下十八層地獄的準備,卻沒想到,最后她回到了這個時候。

    她沒有哭太久,進了屋子,她將家里的雞蛋,以及這些年她辛辛苦苦攢下來的錢給收起來,拾掇了一下自己后,就往隔壁村去。

    她的爸爸,媽媽。

    白淑賢有些出神。

    實際上最初的時候,她是討厭自己的父母的,在她來,白建樹貪婪、粗鄙、懶惰,重男輕女,身上簡直有太多讓她討厭的地方。

    而趙二丫也是如此,她是一個大嘴巴,動不動就大聲嚷嚷,在村里名聲并不好,就是一個最普通不過的農村婦女。

    她實在是太討厭他們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她在到從牛車上走下,抱著一本的知青時,一顆心就丟了。

    她喜歡文耀嗎?

    以前是真的喜歡的。

    他身段高,長得也特別好,而且還讀過,聽說家里條件也不錯,笑起來的時候,還有梨窩,上去人畜無害的很。

    這種男人,是她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見過的那種,是和白建樹完全不同的男人。

    然而,就是這個男人,毀了他的一生。

    他為了能夠攀高枝,先是害了他們的女兒然然,后面又為了不讓她這個名義上的妻子擋住他的路,狠心決絕的和那個惡毒的女人將她賣進了地獄一樣的山村。

    白淑賢恨。

    她上輩子那十多年,每天每夜,都會把文耀和那個惡毒女人的名字,在嘴里嚼了又嚼,不讓自己忘記仇恨。

    原本以為那只是作為可憐蟲的她,唯一一點安慰,沒想到,她活了。

    “是淑賢呀?”

    “是呀,伯伯。”

    白淑賢對著和她打招呼的白家村的人微笑。

    白淑賢到了她以前的家,發現里面沒有人的時候,一臉驚恐。

    怎么回事?

    爸媽去哪兒了?

    白淑賢渾身仿若墜入了冰窟。

    難道,她根本不是重生了,這一切只是她的臆想,實際上,她已經死了,這是一個夢?

    她不相信,往旁邊她最厭惡的大伯白建國去,里面也是空無一人。

    “不,不會的。”白淑賢嘀咕著,整個人像是受了什么重大刺激一樣,開始顫抖。

    “你是……大姐?”

    突然,后面傳來一個聲音。

    這個聲音是……

    白淑賢有些僵硬的轉身,就到頭發扎成馬尾辮,衣服也扎進褲子里,身材欣長,高高瘦瘦的白淑慧。

    “你——”

    白淑賢后退了一步,眼淚不斷往下落。

    怎么回事?

    難道那位嬸子告訴她的時間是錯的?

    妹妹,她那位妹妹還沒有死?

    白芝有些不明所以的著原身的那位姐姐突然落淚,她低頭打量了一下自己。

    她哪里不妥嗎?

    下一刻,白芝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白淑賢抱住了。

    “淑慧,淑慧,真好,真好,你還活著,你還活著!”

    白芝“……”

    她是有點驚悚的,這句話怎么這么瘆人。

    她可是知道的,真正的白淑慧已經沒了,她不過是一個鳩占鵲巢的人。

    “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姐夫她欺負你了?”

    白芝以前都沒有兄弟姐妹的,又加上常年待在廚房,連親近的同性朋友都沒幾個,這時候就有些手忙腳亂,最后學著別人安慰人的樣子,輕輕拍著白淑賢的背。

    待白淑賢哭累了,白芝才把最近的事情跟她說了。

    而聽到這一切的白淑賢沉默了一會兒,問道“你口中那位時大哥,你能帶我去見見嗎?”

    若是她沒有記錯,上輩子絕對沒有這樣一位人物出現。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非,凄慘的上輩子,實際上才是一個夢。

    她想起以前在本里面到的一個詞語。

    莊周夢蝶。

    又或者,是蝶夢莊周?

    大伯一家突然遠走了。

    本該沒命的妹妹還活著。

    趙二丫也成功懷孕了,還在鎮上開起了小店。

    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白芝著面前的白淑賢,如果她沒有記錯,原身記憶中的這位姐姐,實際上并不喜歡他們一家人。

    否則當初也不會不顧趙奶奶和白家父母的反對,嫁給那位在她來不像是好人的文耀。

    如今這樣,讓她心里有了一些揣測。
北京pk1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