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都市小說 > 都市劍說 > 正文 第1201節-野獸來了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也許!不過小心一點總沒有錯,今天晚上設雙哨,小黃,小陳,前后半夜你們自己商量,其他人,再出兩個,一起守夜。”

    欒政wei覺得艾麗莎的暗示應該沒那么簡單,不由自主的提高了警惕。

    李白一邊啃著烤魚,一邊說道“我負責后半夜吧!”

    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兩三天不睡覺完全沒有任何問題,換作他自己,十天十夜不合眼也照樣撐得住。

    “不,你好好休息,準備明天的祈雨!后半夜我來好了,反正也睡不著。”

    欒政wei覺得這一晚上,就算不守夜,自己恐怕也睡不踏實。

    話說另一頭。

    艾麗莎回到了自己人那里。

    有人到她面無表情的走了回來,便問道“那些華夏人是什么來路?真是維和部隊的嗎?”

    “是維和部隊的,還帶著槍,是95式。”

    艾麗莎又坐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上,拿起沒有吃完的軍用口糧繼續啃了起來。

    盡管欒政wei和李白等人沒有向她作自我介紹,但是他們身邊的東西卻透露出了太多的信息。

    方圓百公里范圍內,能夠擁有95式自動步槍的華夏人,就只有那一支華夏人的維和部隊。

    如果是普通人,在正常情況下,華夏人不會隨身攜帶槍械,尤其是參加當地部落的活動,就算是帶槍,往往都是體形魁梧,外表極具威懾力的保鏢,而且很少有95式。

    華夏的現役制式自動步槍太容易表明官方身份,如此堂而皇之的亮出來,顯然無疑是告訴其他人,他們是吃華夏政府公家飯的。

    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華夏維和部隊的身份便再無疑問。

    “他們參加當地土著人的祈雨儀式,難道真的有巫師?”

    蘭斯教授聽說過那些部落對祈雨活動的一些介紹,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俄國軍隊里面有東正教的神甫是很正常的事情,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大毛的戰斗神甫,能夠給ak、戰斗機和潛艇什么的開光加持祝福。

    但是華夏人的軍隊里面出現隨軍巫師,這不是活見鬼么?

    難道情報界近幾十年的工作全部白瞎了?

    “抱歉,我沒出來哪一個是巫師。”

    艾麗莎表示自己盡力了,華夏人實在是太狡猾,把參加祈雨儀式的巫師遮掩的那么好,根本找不出來。

    “算了,我們的目標本來就不是他們。”

    蘭斯教授搖了搖頭,他已經吃完了自己那份口糧,手上拿著一杯咖啡。

    條件有限,只能喝袋裝的三合一速溶咖啡。

    “不過我提醒了他們,一定要小心!”

    艾麗莎說了自己警告華夏人的事情。

    “有透露更多的信息嗎?”

    蘭斯教授并沒有想要指責艾麗莎自作主張的意思。

    想必她這么做,必然有自己的用意。

    “沒有,只有這些,僅此而已,如果他們遇到了,肯定會主動來找我們的。”

    艾麗莎說出了自己的伏筆用意。

    那是一個危險的因素,對土著黑人,對華夏人,其實都是一樣的。

    “這樣也好!你做的不錯,艾麗莎。”

    蘭斯教授點了點頭。

    雖然透露了一些線索,卻將華夏人拉到了自己這一邊,或許多多少少能夠提供一點兒額外的幫助。

    “希望能夠起到作用吧!”

    艾麗莎也是打著有棗沒棗先打一竿的主意。

    -

    涮了兩個鐘頭的火鍋,中間添了三次湯,土黑們燒荒后殘留下來的木炭還剩下許多,樣子收起來能再煮好幾次火鍋。

    十一個人吃空了一只保溫箱,像這樣存著冰袋的保溫箱還有兩只,能夠保證四天四夜的零下低溫,不用擔心存放的肉類和速凍食品腐敗變質。

    這得多虧了房車和拖拽車斗上存滿了物資,至少現在,也只用了其中一丁點兒,剩下的足以讓李白輕易維持相當舒適的非洲生活。

    最后剩下的火鍋底湯終究沒有被倒掉,被附近的黑人給截了胡,用鍋盆給接走了,估計是用來當成調味醬汁,去供奉他們的部落首領,巫師和長老們。

    欒政wei等人一想到自己吃剩下的殘羹剩炙,最后被那些土著部落的大人物們當成美味珍饈全數舔干凈,著實有些不太好意思。

    可是那些土黑們卻漫不在乎,你都不要了,還不讓我接著嘗嘗鮮嗎?

    涮過多種蔬菜,牛羊肉,丸子,粉條和午餐肉等食材的紅油湯底,的確是吸飽了各種食物的鮮香,味道變得更上一層樓,難怪那些土著部落的首領、巫師和長老們用烏七麻黑的烤肉和面餅蘸著給自己硬是加了一頓夜宵。

    晚飯結束后,小山頭漸漸安靜了下來,偶爾能夠聽到土黑們沒羞沒臊的激烈聲音。

    席天幕地的造人,他們可沒什么計劃生育的說法,能生多少就生多少,全然不顧生下來以后,究竟能不能養活和支持教育。

    這也導致了小孩子的夭折率和文盲率居高不下。

    后半夜,山腳下突然響起一聲慘叫,然后是乒乒乓乓的槍聲,762毫米口徑的ak-47開槍動靜很大,子彈嘯叫聲凄厲刺耳,在萬籟俱寂的深夜中格外響亮。

    槍聲響了十幾次后,再次平息了下來。

    雖然不再聽到慘叫和槍聲,但是整個山頭卻沸騰了起來。

    山下的土著部落戰士絕不會無緣無故的亂開槍,連那個慘叫聲都有些不同尋常。

    “怎么回事?”

    李白揉著睡眼惺忪的眼睛,鉆出帳篷,只見周圍被點燃的火把越來越多。

    火苗漸弱的篝火也添了木柴,再次旺盛起來,隨處可見的火光映得小山頭頂端一片通明。

    土著黑人們的手電筒依然很少,僅有小貓兩三只在漫無目標的瞎晃,除此之外,便只有手機的微弱燈光,所能夠照到的范圍也相當有限。

    華夏人這里有李白攜帶的幾支戶外野營燈桿,第一時間調高了亮度,將方圓五六十米范圍內照得有如白晝。

    原本睡得正香,卻被吵醒,令人相當不爽。

    “山下有人開槍,都起來,別睡了,趕緊的。”

    堅持要守夜的欒政wei抱著95式自動步槍,警惕的打量周圍,隨時準備戰斗。

    他并不擔心山下究竟發生了什么情況,就怕附近那些黑人昏了頭,試圖沖擊他們所在的位置。

    有時候在亂軍之中,自己人像沒頭蒼蠅一樣瞎跑,往往比敵人的沖擊更可怕。

    其他人紛紛鉆出帳篷,人手一支95式。

    這次攜帶的武器能夠保證武裝每一個人還有余。

    駐守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郊外的華夏維和部隊,最不缺的就是武器彈藥。

    就算是醫療隊負責人黎峰也像模像樣的提著95式自動步槍,槍口指著地面,還給李白多拿了一支。

    不過李白想了想,還是拎起了自己的大寶劍。

    華夏人保持著鎮定,周圍卻是一片兵荒馬亂,土黑們吱哇亂叫,不知道在吵嚷著什么。

    山腳下依舊鬧哄哄的,槍聲卻沒有再響起過。

    “小林,去打聽一下。”

    欒政wei讓翻譯去摸摸情況,不能再這么一頭霧水。

    隨軍翻譯林環不僅精通索馬里語、阿拉伯語和意大利語,對索馬里當地的一些土語和風俗習慣也多有了解。

    就算是一個人,也能夠與這些土黑子們打成一片,當然不是李小白那種打。

    他帶著一個戰士,兩人拎著手電筒,挨個兒去找那些土著部落的首領們去打聽情況。

    小山頭上的土黑們也是稀里糊涂的,反應十分遲鈍,大多人被山下突如其來的動靜給驚到,跟著一塊兒瞎起哄。

    至于對真實情況的了解,恐怕還不比華夏人更多,眼下鬧哄哄的糟心,不過是一地雞毛罷了。

    花了快半小時,翻譯林環才帶著打探到的最新消息跑了回來。

    “政wei,聽說山下有野獸偷襲,好幾個人被拖走了,估計是被吃了。”

    從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消息里面分辨出最接近真相的,也不枉小林花了這么多力氣,快跑遍小山頭上的所有土著部落,挨個兒找人問,幾乎說什么的都有,最后從幾個有對講機的土著部落戰士那里才得到了最靠譜的消息。

    “野獸?真特么!”

    欒政wei啞然無語,這幫土黑究竟有多懶,點幾堆篝火很困難嗎?

    居然被野獸偷襲?!

    野獸不應該是躲著走的嗎?

    真是沒誰了!

    “他們到底在干什么?”

    黎峰也覺得很扯淡,這些土著黑人之前不是對山上山下拉網梳理過一遍嗎?

    野獸早就跑光光了才對。

    這些土黑蠻子,連阿三做事情都比他們靠譜,居然會淪落為食物鏈的底端,野獸都要來欺負一把,還把人給拖走了。難道手上的武器都是法式面包棍嗎?

    華夏人的營地邊緣,有一個白人提著一支rfb半自動戰斗步槍大聲喊道“那些野獸來了!要小心!”

    rfb半自動戰斗步槍與95式有些相似,都是無托結構步槍,彈匣后置,布局比較緊湊。

    區別還是有一些的,rfb用的是前拋殼設計,而且是762毫米口徑的北約彈,在非洲地區,子彈還是相對好找一些。

    咦?!

    連美國人都如此鄭重其事的提醒自己。

    華夏人們彼此面面相覷,不就是幾只膽兒肥的愚蠢野獸,至于這么緊張嗎?

    這到底是幾個意思?!

    -
北京pk1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