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我真的是撿漏王 > 第六百八十一章 為了耍我?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張易四周了,他才說。

    “邢總的安排確實不錯。其實,我也沒有跑,我現在不還在邢總您的手心里嗎?說白了,一個地方待膩了,總想換個地方活動一下筋骨,邢總,您不介意吧?”

    邢遠山哈哈一笑,他說。

    “不介意,不介意!咱們可是合作關系,是朋友,張老板您又不是階下囚,當然有自由活動的權利!”

    “您說的沒錯,咱們確實是朋友!”

    張易故意強調了這一句。

    說話的時候,他還下意識地了邢遠山身后那四個殺手。其實,他發現,不管是刀疤頭,還是那三個女殺手,樣子起來好像都非常的憔悴。

    而且。

    他們背著那些黑皮袋子,里邊肯定都是黑貨,一進屋的時候,他們額頭上都還滲出了汗水。

    張易覺得,不是槍太重。

    身為殺手。

    體力就這種程度,這當然是不正常的。

    所以。

    唐大元確實沒有撒謊。

    他肯定真的用了他配制的獨家秘方。

    見張易盯著他們,林娜幾乎忍不住,想要問光頭的下落。不過,他這從還是被刀疤頭給一把拉住了,現在不是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

    孰輕孰重,要清楚,這是一個殺手的最基本素質修養!

    林娜無奈,只得攥著拳頭。

    這些細節,全都在張易的眼里。

    接著。

    邢遠山了那邊油膩大叔一眼,又向張易。

    他說。

    “我猜一下,我覺得,這次,其實并不是程先生調查到了杏山倉庫的秘密,叫我來的,應該就是張老板您吧?”

    “不錯,叫您來的確實是我!”

    張易直接承認了下來。

    “為了耍我?”

    邢遠山皮笑肉不笑的問。

    “不敢,我喊邢總您來,是想要跟您談另外一個生意。”

    “哦?張老板還有別的項目?”

    邢遠山問。

    “是啊,據我所知,邢總您掌控桐廬堂杏山倉庫,最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杏山倉庫里藏著的那一枚龍璽鬼印,這一點,我沒說錯吧?”

    張易這么問道。

    這句話,張易說的恰到好處。

    直接提出了龍璽鬼印,而不是杏山倉庫的秘密。這讓邢遠山之前只是懷疑,到現在,直接確定杏山倉庫之謎就是龍璽鬼印。

    對于龍璽鬼印,邢遠山的興趣自然是非常大的。

    邢遠山突然笑了笑,他說。

    “張老板說的沒錯!杏山倉庫的意義,就在于那一枚龍璽鬼印。按照張老板您這話的意思,難道說,您已經找到了那枚龍璽鬼印了?”

    “沒有找到,但是,八九不離十!”

    張易回答道。

    這讓邢遠山愈發感興趣。

    在這種陣勢之下,邢遠山認為,張易不敢撒謊。

    “那么,張老板您說的生意,肯定與龍璽鬼印有關了?”

    邢遠山問道。

    “對,邢總,龍璽鬼印的意義,對您來說,非同一般,這我很清楚。您占領杏山倉庫許久,卻一直都沒有找到龍璽鬼印,其實,您要是再繼續拖下去,我相信,您肯定還是找不到的!”

    張易說完,邢遠山沒好氣的反問。

    “誰說我找不到?”

    張易卻不理會他這個問題,而是繼續說。

    “邢總,您知道為什么嗎?答案很簡單,其實,是因為,這枚龍璽鬼印就是科沁貝勒藏起來的,科沁貝勒有多牛逼,你可以問一下你們身后那幾位。不過,可能是我運氣比較好,我在調查科沁貝勒的時候,已經找到了他藏在莊園里的那個秘密,龍璽鬼印的事情,現在我都已經了然于胸,當然,找到那枚龍璽鬼印,不是什么難事!”

    “當然,我說這么多,其實,我對這個龍璽鬼印的的興趣并不大。倒是那些文物,還挺值錢的,這樣……邢總,您拿杏山倉庫所有的文物,來換取這枚龍璽鬼印。杏山倉庫的所有文物歸我,龍璽鬼印歸你,咱們各取所需,怎么樣?”

    當張易問完這些問題的時候,那邢遠山突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甚至還笑了一陣子,而后,才停下來說。

    “張老板,你可真是個做生意的天才,連開玩笑都能被你說成是生意!”

    “我并沒有開玩笑!”

    張易說道。

    而邢遠山臉上的笑,頓時戛然而止。

    他走到張易的面前,盯著他說。

    “整個杏山倉庫,現在全都掌握在我的手里,也就是說,倉庫里那些古董字畫,還有那枚龍璽鬼印,全都掌握在我手里,你這是拿我手里的東西,與我交易,張老板您可真會做生意啊?您難道不知道,連您自己現在,都掌握在我手中嗎?你有什么資格,跟著談生意?”

    聽這話,張易竟也是一陣笑。

    “你從別人的手里,搶了一張卡,但是,你卻不知道密碼,你能說,這張卡里的錢,是你的嗎?我并不覺得,龍璽鬼印,在你的手中掌控著!”

    “還有……邢總您忘了,您剛才還說,咱們是朋友,朋友之間你我平等,我有我的自由。現在,怎么又說,我在您的掌握之中,這道理,我倒是不太明白了。”

    嘆了一口氣,張易又說。

    “唉……算了,既然邢總不想跟我交易,那就算了!不過,您要清楚一件事情,科沁貝勒去世到現在已經將近百年,這百年來,那枚龍璽鬼印從來都沒有被移動過。難道,就沒有人像你一樣,覬覦這枚龍璽鬼印?”

    “當然不是!其實,很多人都想要這枚龍璽鬼印!只是,他們拼盡一生,都沒有找到杏山倉庫的龍璽鬼印。不過,話說回來,邢總您現在還算年輕,起來也就四十多少歲,正壯年,其實,您倒是可以嘗試一下,十年,或者二十年后,您到底能不能找到!”

    這些話,倒是讓邢遠山一愣。

    確實。

    他在尋找龍璽鬼印的時候,沒有任何眉目。

    占領杏山倉庫半年多的時間,他的耐心已經被磨的差不多了,他甚至沒有調查到任何有關龍璽鬼印消息。

    這是他的心病,而張易的話,正戳在他的心病之上。

    一番猶豫之后。

    邢遠山突然又面帶微笑,以一種十分奇怪的表情盯著張易。

    他說。

    “張老板,其實,咱們倒是可以做這個生意!不過,我的籌碼,需要調換一下。”
北京pk10技巧 千禧排列三试机号开机号 福建快3下载安装 湖北十一选5手机版 北京快三一定牛结果 海南体育彩票飞鱼开奖 福彩3d开奖结果最快 云南快乐十分开前三组遗漏 股票涨跌依据 理财平台投资理财产品 十一选五预测推荐号码 安徽快三遗漏号码查询 广东快中彩开奖记录 时时彩官方平台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云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走势图 内蒙快三今日专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