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都市主宰神醫 > 第678章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是,不過此子身邊還有不少強者,我怕我一個人……”

    這個男人有些遲疑的說道。

    “三殿下已經復蘇,他即將出世。”

    “就讓三殿下和你一同前往吧。”

    “正好讓三殿下見識見識如今這個時代的天才如何!!!”

    這座棺材中的主人說道。

    “三殿下要出世了?

    “來不死族馬上就要徹底復蘇了!!!”

    這男人眼中閃過一抹激動的神色。

    “沒錯,當初我不死族失去的,如今便要一一拿回來!!!”

    “萬年了,這個世界終究要被我不死族主宰。”

    “所有人都將成為我不死族的傀儡!!!”

    這座棺材中的主人冷喝道。

    “對了,禁忌之殿馬上要出世了。”

    “你盯著點,那件東西必須要得到。”

    這棺材中的主人突然說道。

    “是,屬下一定完成任務。”

    這位半跪在地的男人沉聲道。

    神秘之域——雪域!!!

    一座寒冰打造的宮殿中。

    隨著一道沉悶聲響起。

    一股恐怖刺骨的寒氣洶涌而出,直接讓空氣都瞬間凝結成冰了。

    而在這宮殿中,雪域圣子盤坐在這里。

    唰!!!

    這時一位身穿白色長袍,面容冷峻,白色眉毛,

    一頭白發的中年男人突兀出現在這里,好似瞬移一般。

    “父親大人!!!”

    雪域圣子睜開雙眸著這位中年男人,他連忙起身叫道。

    “來你的實力又大漲了,不愧是我雪域這么多年來最為杰出的圣子。”

    這個中年男人著雪域圣子說道。

    而他則是雪域之主——雪主,

    一位超然于世的無上強者!!!

    “父親謬贊了。”

    雪域圣子淡淡的說著,

    雖然他這么說,但其眼中卻帶著幾分自傲的神色。

    “還有一個禮拜,就是你和雪皇成婚之日了。”

    這時雪主開口道。

    “一個禮拜后,這個世上便不再有冰雪神國的存在了,有的便是我雪域!!!”

    當即雪域圣子眼中泛著精芒,冷冷地哼道。

    “你有信心么?”

    雪主說道。

    “當然,我會讓雪皇親眼著她的冰雪神國崩塌。”

    “最后我要讓這位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的雪皇成為我的胯下女奴。”

    “讓她好好感受一下被其瞧不起的男人踩在腳下的滋味!!!”

    雪域圣子眼中閃爍著陰冷可怕的寒芒,冷喝道。

    “好,一切就交給你了,雪域一切力量聽從你的調遣。”

    “我就在雪域等待著你的好消息。”

    雪主淡淡的說著。

    “父親你放心吧,本圣子不會讓你失望的。”

    雪域圣子一臉自信的哼道。

    ……

    華國,此刻黑夜當空。

    而在黑夜下的帝都,卻是暗潮涌動。

    隨著陳玄風將各大天級王族等勢力強者挾持,并且讓他們拿出贖金來贖回這些人的消息傳遍小世界之后,

    各大天級勢力和幾大王族紛紛行動起來。

    當然這各大勢力自然不會乖乖聽陳玄風的話,拿出大量修煉資源來贖回這些人。

    但他們也不可能就這么放棄這些強者。

    所以他們再次派人前來帝都,準備直接硬搶,同時給陳玄風一個深刻的教訓。

    這一夜,小世界內各大天級勢力和王族的強者全部匯聚在帝都之中。

    一時間,帝都暗潮涌動,殺機四伏!!!

    帝都,陳玄風所居住的別墅外,此刻一道道人影重重。

    轉眼間,幾十位武道強者匯聚在這里。

    一個個身上散發著可怕的氣息。

    他們正是被陳玄風抓來的各大隱修強者背后勢力派出營救他們的人。

    都是元丹境以上的強者。

    其中就連強大至極的元嬰境強者都有數位,而且實力都不低。

    他們沒有隱藏,直接闖入了陳玄風的別墅院落中。

    “陳狂人之子,把我皇埔族之人皇埔云交出來!!!”

    這時一位元嬰境級別的超級強者著眼前的別墅喝道。

    他身上散發著滔天的元嬰威壓。

    而他正是九大王族之一皇埔族的一位長老。

    很快別墅門打開,塵骨直接走了出來。

    在其身邊跟著金毛還有其他一部分的冥域成員。

    “陳狂人之子呢?”

    塵骨一臉冰冷的喝道。

    “對付你們,不用我主人出馬。”

    塵骨神色冷漠的說著。

    “狂妄!!!”

    這位皇埔族長老冷冷地哼道,眼中閃過一抹不屑的神色。

    他身子一動直接朝著塵骨轟殺而去。

    唰!!!

    剎那間,一道璀璨如虹的劍氣在黑夜下化作一道寒芒朝著這位皇埔族長老爆射而出。

    頓時這位皇埔族長老神色一變。

    他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殺機。

    他身子猛地一側,一掌轟出,摧毀掉了這道元氣。

    唰!!!

    這時又是一道劍光朝著這位皇埔族長老激射而來,

    快若閃電,宛如一道流星劃過蒼穹。

    而這出劍之人正是塵骨。

    此刻塵骨手持一把寒光凜凜的長劍。

    這把劍威勢不凡,蘊含著凌厲的劍氣,

    好似能撕裂空間。

    隨著塵骨用劍,

    他整個人都好似一位超級劍客,

    出劍迅猛如電,宛如疾風!!!

    鑄劍山莊雖然以鑄劍為主,但他們同樣對于劍道十分擅長。

    而塵骨作為鑄劍山莊中活了上百歲的人物,對于劍道的領悟自然不一般。

    砰!!!

    皇埔族長老一掌轟出,擋住了塵骨這一劍。

    不過其身子卻是后退了幾步。

    “你好大的膽子,敢和我皇埔族為敵!!!”

    這位皇埔族長老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盯著塵骨。

    他身為皇埔族長老,卻被人當著這么多勢力之人的面被打退了。

    這讓其面子上如何能掛得住。

    “別廢話了,我知道你們這些人的目的。”

    “想要救人是吧,先過我這一關!!!”

    塵骨一臉冰冷的吐道。

    “找死!!!”

    這位皇埔族長老一臉憤怒的喝道。

    其身子一動,直接朝著塵骨爆射而去。

    轟!!!

    當即塵骨身上爆發出恐怖的元氣。

    其手中長劍劍氣縱橫,直接和這位皇埔族長老激戰在了一起。

    隨之其他各大勢力的強者紛紛朝著別墅中沖去。

    吼!!!

    這時金毛身子爆射而出,直接和這群人激戰在一起。

    不過金毛不過元丹境的實力,根本無法抵擋住這么多人。

    其他人全部朝著別墅中而去。

    吼!!!

    就在這時,從別墅中,傳出一道震耳欲聾的虎嘯之聲。

    這聲音震耳發聵,蘊含著恐怖的威勢,

    震的虛空都蕩漾出一道道漣漪了。

    這群要沖進別墅中的各大隱修勢力強者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噗噗噗……

    他們一個個砸在地上,口中連連吐著血。

    這時那尊白虎從別墅中走了出來,寶寶雙手插著小腰跟在后面。

    “你們這些壞人,大哥哥不在。”

    “你們就敢來闖入大哥哥家,小白,好好教訓教訓他們!!!”

    寶寶一臉氣嘟嘟的哼道。

    當即這尊白虎一雙虎目就露出兇橫的光芒注視著這群人。

    其身上散發著可怕的虎威朝著他們走去。

    轟!!!

    不過不等白虎出手,虛空中突然一道白色的劍光從天而降。

    瞬間就朝著在場各大天級王族等勢力強者轟殺而出。

    這一劍勢不可擋,攜帶著無上劍威,恐怖至極,

    將空間都給撕裂開來了。

    當即這群剛剛被白虎震傷的隱修強者們紛紛起身再次出手抵擋著這一劍。

    轟轟轟!!!

    雙方的力量碰撞在一起,

    傳出一連串轟鳴爆炸聲。

    轉眼間,這群人一半以上的人慘死在這道劍光之下。

    剩下的人也是被全部轟飛出去。

    他們一個個再次倒在地上吐血,

    而他們體內的五臟六腑都是受到重創,臉色慘白到極點,眼中透著恐懼的神色。

    就連那幾位強勢的元嬰境強者都是在這一劍之下受到重創。

    這時皇埔族那位長老也被塵骨給轟的連連后退。

    他到眼前這一幕,神色十分難。

    這時在月光的照耀下。

    一位身穿白色長裙,手持三尺青鋒長劍的女子緩緩走來,宛如一位圣潔的仙子。

    這位如仙般的女子正是陳清歌!!!

    “你是誰?”

    皇埔族長老一臉凝重的表情注視著陳清歌。

    “陳家陳清歌!!!”

    “從今晚開始,隱修一脈的人再敢隨意踏入帝都,殺無赦!!!”

    陳清歌一臉冰冷的喝道。

    “你……你有什么資格命令我們?你以為你是陳狂人么?”

    這位皇埔族長老一臉不忿的喝道。

    他貴為王族長老,自然不可能就這么被威脅到。

    噗嗤!!!

    下一秒,陳清歌手中長劍一揮,

    一道劍氣破空而出,瞬間斬斷了這位皇埔族長老的一條胳膊。

    鮮血從其斷臂處噴涌而出,

    這位皇埔族長老臉色一白,露出了一抹痛苦的神情。

    他連忙捂著胳膊,一臉驚懼的注視著陳清歌。

    “我不是在命令你們,而是在命令你們背后的勢力!!!”

    “你們這些人,回去告訴你們主子,乖乖拿東西來贖人。”

    “要不然的話,死的就不僅僅是小風抓的那些人了。”

    “而是你們各大天級宗門,天級家族,王族中更多的人!!!”

    陳清歌一臉強勢霸道的喝道。

    聽到陳清歌這話,在場這些隱修強者神情十分難。

    他們一個字不敢多說,捂著身子,強忍著疼痛快速的離開了這里。

    就連這位皇埔族長老在被斬斷一臂后,都是灰溜溜的逃走了。

    這各大天級勢力派出的一批超級強者,

    就這樣死的死,傷的傷,殘的殘,可謂是狼狽至極!!!

    “多謝姑娘出手相助!!!”

    這時塵骨來到陳清歌面前對著她抱拳說道。

    “我是小風的姑姑,不用這么客氣。”

    陳清歌淡淡的說著。

    其目光掃向了那尊白虎和寶寶。

    “姐姐,你好漂亮啊!!!”

    這時寶寶著陳清歌抿著小嘴說著。

    “你也很漂亮!!!”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陳清歌來到寶寶面前蹲下來,輕輕摸著她的臉說著。

    這時一旁的白虎眼中則是透著兇煞之光盯著陳清歌。

    仿佛只要她對寶寶有任何不軌舉動,

    白虎必定會當即出手的。

    “我叫寶寶,是大哥哥給我取得名字。”

    寶寶嘟囔道。

    “你是哪里人?和大哥哥什么關系?”

    陳清歌好奇道。

    “我是大哥哥從山谷里帶出來的。”

    “至于我是誰,不知道。”

    寶寶嘟著嘴說著。

    “真乖!!!”

    陳清歌輕輕撫摸著寶寶的腦袋。

    其眼中閃爍著異樣的神色。

    而當這些隱修強者返回小世界各大勢力之后。

    各大隱修勢力之主則是十分震驚。

    他們沒想到這陳狂人之子不在,

    其背后的陳家之中竟然又冒出這么一位女強者,

    對方竟然一招將他們派出的這么多頂尖強者全部都給重傷了,

    這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之外。

    加上陳清歌的那句警告更是讓各大天級勢力上官族,皇埔族幾大王族震怒不已,

    他們紛紛覺得陳清歌簡直是癡人說夢話。

    這一刻,各方勢力紛紛感覺這陳家之人都有一個共同點

    那就是狂,太狂了!!!

    但他們卻又無可奈何,

    元嬰境已經是他們能派出的最強力量,

    更強的強者雖然他們勢力中也有,

    但不可能就這么輕易的派出來,那都是他們各自宗門家族中的底牌。

    一時間這各方勢力都在考慮要不要前去贖人,

    贖人,他們宗門王族的威嚴沒了,

    不贖,他們更加丟人!!!

    地府總部,

    一座陰森的宮殿中。

    此刻地府右護法站在這里,一臉陰沉的神色。

    在其面前站著數位地府強者。

    “右護法,十殿閻羅還要救么?”

    這時一位地府強者不由地問道。

    “十殿閻羅的身份并不是那么簡單的。”

    “他們不能死!!!”

    “必須救!!!”

    這位右護法一臉肅穆的喝道,眼中透著堅決的神色。

    “那我們直接去帝都救人!!!”

    當即另外一人開口道。

    “不行,帝都乃是陳家地盤。”

    “你們這么去,必定會驚動陳家。”

    “現在諸位閻王和府主他們都還未歸來。”

    “地府不能和陳家直接開戰!!!”

    這位右護法一臉冰冷的說道。

    “那怎么辦?”

    眾人紛紛沉聲說著。

    “我去吧!!”!

    這時一位帶著金色面具,身穿金色長袍,渾身充滿煞氣的男人走了進來。

    他正是之前出手對付陳玄風,結果被陳清歌打退的絕無神。
北京pk10技巧 幸运飞艇骗局视频 有什么好点的赌钱网站 时时彩平台哪个靠谱 七星彩开奖结果app 同花顺炒股软件官方免费下载 怎样才能炒股赚钱 安徽快338期开奖号码 内蒙古快三软件下载 幸运28挂机不死模式 河南11选5分布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平台 上海快3最新开奖一定牛 时时彩平台空间 最好的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10分玩法中奖规则 好彩1玩法技巧